小学课件

联系我们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学课件 > 小学课件

小學語文二年級教學建議——《青松》賞析

发布时间:2019-02-01 编辑:admin

  大雪壓青松,青松挺且直。要知松高潔,待到雪化時。

  [註釋]

  《冬夜雜詠》:這一組詩最初發表於《詩刊》1962年第一期上。共12題19首,這裏選其中一首。發表時有小序雲:一九六0年冬夜大雪,長夜不寐。起坐寫小詩若干段,寄興無端,幾乎零亂。迄今事滿一年,不復詮次。送登詩刊,以博讀者一粲。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一日仲弘記。詮次,選擇、歸類及排列的意思。粲,形容笑的樣子。仲弘,是陳毅的字。

  [史事]

  1960年是我國人民經受嚴重考驗的一年。在國內,農業遭受特大自然災害,加上黨的工作失誤,使國民經濟面臨暫時困難。在國際上,又遭受帝修****的聯合圍攻。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妄圖控制中國的陰謀破滅后,在國際****運動中掀起了反華逆流。他們背信棄義地大搞突然襲擊,單方撕毀協定,撤走全部專家,使我們陷於嚴峻的局勢之中。在這危急關頭,黨和***帶領全國人民,團結一致,高舉馬列主義旗幟,堅持真理,堅持原則,迎接困難,奮勇前進,頂住了世界性的修正主義逆流。《冬夜雜詠》組詩,正是在這種時代背景下寫成的。它既袒露了作者的胸懷,也是這個時代精神的寫照。

  《冬夜雜詠》是一組借物詠懷詩,它包括12題19首。《青松》、《紅梅》、《秋菊》等篇,是通過對這些抗暴耐寒花木的歌頌,讚美***人和中國人民不畏強暴、不怕困難、敢於鬥爭、敢於勝利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;通過《含羞草》、《亡羊》等詩,作者對修正主義者不講原則、喪失立場表現了極大的輕蔑。《長江》、《三峽》、《故鄉》則是對中國人民的昂揚鬥志及不可阻擋的革命潮流的讚揚,同時詩中也暗含了對*****的敬仰。《吾讀》、《一閑》則反映了作者多方面的生活情趣,和樂觀而曠達的人生態度。這組詠物詩,寄興無端,情生意發,字少行短,卻每每給人啟迪和震撼。這裏只選其中一首重點賞析,其總體風貌,從中可略窺一斑。

  [鑒賞]

  《青松》一題,是《冬夜雜詠》中的首篇。作者借物詠懷,表面寫松,其實寫人。寫人堅忍不拔、寧折不彎的剛直與豪邁,寫那個特定時代不畏艱難、雄氣勃發、愈挫彌堅的精神。作者寫松是把它放在一個嚴酷的環境中,一個近乎劍拔弩張的氣氛中,我們看到了雪的暴虐,感受到松的抗爭。我們似乎像松一樣承受壓迫,又像松一樣挺直起來。那冷峻峭拔的松的形象,因為充溢其中的豪氣激蕩其中的力量而挺直起來。在壓與挺的抗爭中,我們似乎同時經歷了一場靈魂的滌盪,因為在這種抗爭中,展現了那個時代飛揚凌厲的熱情,展現了作者那令人起敬的人格力量。

  讀這首詩,總讓人想起陳總的形象。想起那剛毅的面孔。勃發的神采,****的胸襟,剛直不阿、任何時候也不肯向惡勢力低頭的人格。真是文若其人。如果說:問蒼茫大地,誰主沉浮的詩句充溢着一種帝王之氣,那麼大雪壓青松,青松挺且直的詩句也只有剛傲沉毅、滿懷將帥氣度的陳毅能夠寫出來!也許作者在這裏的主要目的不是抒寫個人。冬夜大雪,作者輾轉難眠。1960年那是全國人民都在經受考驗的時期。特大的自然災害,黨的工作失誤,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背信棄義,帝修聯合反華,正使中國內外交困。正是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時候,作者作為國內領導人,胸懷的是祖國的命運,承受的是民族的困厄,他考慮的是決不能喪失民族氣節,不能喪失原則和立場,向各種****妥協。而這時,全國人民正緊密地團結在***周圍,以大無畏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迎接困難,戰勝困難,頂住了世界性的修正主義的逆流。大雪壓青松,青松挺且直,正是對我們的黨和人民,對雄氣勃發的時代精神的盛讚。也許正是作者人格和時代精神相互融合,內外互動,共同投射在青松這個特定的象喻上,才使這首詩有一股凜然大氣,讀來令人感動。

  松、梅、蘭、菊這些抗暴、耐寒、隱幽的花木,歷代文人都愛吟詠,以至於積澱下來成為一種特定的民族性的審美意象,成為一種潔身自好的人格象徵。但封建文人,由於特定的時代局限性,雖然以這些花草自喻,表現自身高潔,卻往往主要是感嘆個人際遇,無奈之中難遣失意之情。如左思的《詠史》中,也有寫松的:

  鬱郁澗底松,離離山上苗。以彼徑寸莖,蔭此百尺條。

  世胄躡高位,英俊沉下僚。地勢使之在,由來非一朝。

  左思在這裏以松和小樹取喻,說明世胄承襲高位,俊傑沉淪下僚,鬱郁蔥蔥的松樹卻不得不受小樹苗的遮蔽和壓抑,對此表現了不滿。但地勢使之然,由來非一朝,即是說明俊傑沒有達到高位,不是因為才能平庸,而只是先天地位不同,同時在這憤憤不平之中,作者也只好做了無奈的傷感與默認。因為這裏的松只能被動地接受地勢所給予它的位置。

  同樣是寫松,陳毅所寫的青松簡直和左思之松大異其趣了。陳毅也是寫逆境之松,寫遭受壓抑的大松,但在作者看來,逆境方見英雄本色,一切崇高和壯美無不在鬥爭中誕生。這裏的松不是默默地隱忍,不是被動地承受,而是在向惡勢力勇敢地抗爭。一壓一挺,這兩個擲地有聲的動詞,可謂把大松的力度傳寫得刻骨驚心!也正是因為作者認為逆境是對英雄的磨練,是對品性的鍛造,他才接着寫道:要知松高潔,待到雪化時。作者相信,在經歷了風雪的滌盪和洗禮之後,就會更見其高潔本性。這其中表現了作者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,也體現了他深刻的人生感悟。他相信困難是暫時的,惡勢力是要被戰勝的,斷言高潔的品性是絕對經得起時間檢驗的!正是這樣堅定的信念,才使這首詩通篇洋溢出飽滿的雄氣,給人啟發和激動。

  總之,這首詩語言冷峻暢達,畫面鮮明生動,字少句短,更見風骨。作者始終在斬釘截鐵的用語與含蓄蘊藉內容之間,在冷峻峭拔的形象與飛揚凌厲的熱情之間,在風雪的暴虐與青松的抗爭之間製造巨大的張力,從而加大詩的藝術感染力。讀者似乎在動態的激蕩中感染了松的精神、松的力量、松的品性。那正是作者的人格、作者的胸懷,也是那個時代的雄氣與豪邁。

本文源自: 环亚集团

上一篇:《學棋》教學隨筆

下一篇:没有了